长城基金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下滑 权益类基金黯然失色

发布时间:2019-04-26 16:58 来源:光明财经网

  千呼万唤始出来。2018年,长城基金营业收入、净利润均双双下滑,其在年报中也提及原因之一为非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不及预期。

  不同于货基、债基等固收类基金,权益类基金收取的管理费普遍较高,为1.5%,此类产品也是基金公司管理费收入的主要来源。《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长城基金近几年一直在货币基金上发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25日,公司规模为904.56亿元,属中型基金公司,但非货币基金规模仅为296.39亿元,与此同时,债券型基金、混合型基金、股票型基金规模近三年来均在走下坡路,股票型基金规模不足10亿元。

  俗话说,不进则退,纵观近年来发展良好的基金公司,如博时、华安、易方达等均在各类产品中扩大布局,规模齐头并进。

  此外,长城收益宝B因份额不达500万便会自动转为A类被一众基民激烈指责;长城改革红利则因业绩太差而让基民伤透了心,截至 2019年4月25日,该基金的回报率为-37.44%。

  净利润仅为“同门兄弟”五成

  临近五一假期,2019年4月25日,市场又迎来一家券商系基金公司的成绩单。长城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长城基金实现营业收入5.92亿元,同比减少29.75%;净利润为1.31亿元,同比降幅为38.93%。对于营收、净利的双双下滑,长城基金表示主要系旗下部分基金到期清盘、非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不及预期等原因导致。

  2018年债基走出一波牛市,数据显示,2018年债基的平均收益率为4.25%,收益率中位数为5.74%。那么,长城基金旗下债基表现如何?在有可比数据的9只债基中,长城基金2018年平均单位净值增长率为4.34%,中位数为4.37%,收益率最高的一只为长城久稳,6.51%,整体差强人意。

  正如其所述,长城基金2018年部分基金到期清盘,从而影响公司业绩。数据统计,其清盘的产品包括长城新策略A、长城新策略C、长城新视野A、长城新视野C、长城久盛安稳五只产品,其中长城久盛安稳规模最大,截至2018年6月末,仍有10.32亿元,截至2018年11月19日到期,该基金成立以来回报率为7.5%,是一只中长期纯债基。

  长城基金成立于2001年12月27日,总部位于深圳,长城证券持有其47.059%的股权。事实上,长城基金还有一家兄弟公司景顺长城,总部亦设立在深圳,景顺长城成立于2003年6月12日,长城证券持有其49%的股权。

  2018年经济下行,股市作为经济的晴雨表,全年单边下跌。虽然大环境不佳,但不同于长城基金的“双降”,景顺长城在逆势里依旧取得优异的成绩。景顺长城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22亿元,同比增加25.41%;净利润为2.6亿元,同比增幅为43.37%,公司称,旗下部分固定收益类基金产品投资业绩良好,同时货币基金规模大幅提升促进公司业绩增长。

  全靠货基撑起大半边天权益类基金黯然失色

  截至2018年末,长城基金规模为741.62亿元,在131家基金公司中位列第42位,较2017年末的701.12亿元增加40.5亿元,但2016年末,这一数值高达1027.43亿元,在113家基金公司中位列第23位,这意味着长城基金2017年规模大幅缩水近300亿元,且2018年也难以重塑辉煌。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规模缩水非同小可。基金公司主要依靠收取管理费生存,规模越大,能收进口袋里的钱越多。”对于这中行业内不争的事实,某业内人士如是向《华夏时报》记者说。此外,其还多次提到“旱涝保收”这个词。

  2019年,长城基金情况有所好转。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25日,公司规模为904.56亿元,旗下共有44只产品。

  不过,细分来看,长城基金这几年主要在货币基金发力,而忽略了其他类型的产品。2016年末,货币基金规模刚触及300亿元,两年多的时间,截至2019年4月25日,长城基金货币基金规模已攀升至608.17亿元,占总规模近7成。

  相反的是,债基规模从2016年末的279.67亿元一路滑落至现在的不足90亿元。同时,截至2019年4月25日,混合型基金为201.03亿元,较2016年末缩水超一半。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截至2019年4月25日,900亿规模级别的长城基金股票型基金的规模竟然只有9.58亿元,且以个位数字持续了多年。

  不难看出,重货基、轻债基和权益类基金已经成了长城基金的一种风格,而近几年发展势头好,位居行业前列的基金公司均在不断扩大上述几类产品的规模,尽可能做到齐头并进,如博时、华安、易方达等。

  “我们非常重视非货基产品,尤其是权益类基金,一是权益类产品更能证明基金经理投资能力,二是权益类产品收取的管理费更高一些,对公司增收当然是更有利。一般来说,基金公司对货基收取的管理费率约0.3%,债基约为0.6%,权益类基金管理费率则可达到1.5%。”华南某大中型基金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为什么长城基金的股基会落得如此尴尬的境地?长城基金某内部员工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截至2019年4月25日,公司只有一只股票型基金,且正在发行,为长城量化精选(代码:006926)。其还表示,2014年8月8日《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根据第三十条第一项规定,针对股票型基金,要求仓位在80%以上,那时仓位无法达到标准,所以转为混合型基金了。

  两只产品被基民狂吐槽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天天基金吧里,长城基金旗下的长城收益宝B是基民吐槽最严重的一只产品,“流氓基”、“欺骗基民”、“用B骗人买入,再强制转换成A”等词语频频出现,而基民如此团结一致的指责一只货币基金并不多见。

  资料显示,长城收益宝B成立于2017年9月6日,一直由邹德立负责打理。邹德立2009年3月进入长城基金,曾任运行保障部债券交易员,兼固定收益研究员。长城收益宝B是长城基金旗下的一款专为大额现金申购设立的货币基金,销售服务费为0.01%,比A类的0.25%低,不过B类起步金额为500万元,A类起步金额只需0.01元。截至2018年末,长城收益宝B规模为8.35亿元。

  据上述长城基金内部员工称,长城收益宝B类从2017年9月7日开始,每日终系统自动核算账户是否持有500万份额,自动升降。

  为什么长城收益宝B类转为A类引得众多基民愤怒?有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前几年长城货币收益宝基金收益率不错,申购的人多,为了保护原有持有人的收益,基金公司就会对一些大额申购进行限制或者暂停,因为短期申购金额太多也会影响基金经理操作难度和摊薄原有基金持有人的收益。不过B类暂停申购,还是可以买A类基金,A类基金销售服务费比B类基金稍高,收益率就会稍微少点。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4月25日,长城收益宝A类7日年化收益率为2.756%,B类则达到3.005%,B的收益比A高,就是差在销售服务费上。

  另一只则是因业绩差而榜上有名的长城改革红利,让基民伤透了心,并在基金吧里诉苦:“何时才涨到1快啊!本都拿不回来,都几年了,一上市买的有吗?”

  长城改革红利成立于2015年6月9日,截至2019年4月25日,该基金累计单位净值0.625元,其近1年回报率、近3年回报率分别为-5.21%、-17.03%,成立以来回报率为-37.44%,其共经历4位基金经理,吴文庆、赵波、郑帮强和赵凤飞,现任基金经理为赵凤飞。

  长城改革红利混合业绩不佳的同时,产品规模也在大幅度缩水。数据显示,改革红利募集成立时的规模约为16.2亿元,但截至2019年4月25日仅有7.15亿元,规模的缩水幅度为55.86%。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V340x406 e3f67f91 0963 4c97 b0c6 83b8bbdb58d0 V340x406 e3f67f91 0963 4c97 b0c6 83b8bbdb58d0 V340x406 e3f67f91 0963 4c97 b0c6 83b8bbdb58d0